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网上侵权网站应否担责br《民法典》有观点(图)

发布日期:2021-06-10 20:51   来源:未知   阅读:

  网络是把双刃剑,它不仅拓展了人们工作、学习、娱乐的方式,也滋生了大量新类型侵权行为,比如有些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发布诽谤他人的言论、上传他人享有著作权的影视作品,给他人带来困扰,甚至造成他人切身利益受损。网络绝非法外之地,诽谤他人的网络用户理应承担责任;但是面对其他网络用户的侵权行为,权利人会产生疑问:网站应否担责?《民法典》用两个条文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两个条文被形象地称为两个规则:“避风港规则”和“红旗规则”。

  避风港规则首先规定在美国《千禧年数字版权法》,被侵权人在获知侵权事实后,可以向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和信息定位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出侵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通知后,应当移除或屏蔽对侵权信息的访问,此时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再参与到侵权人和权利人的争议中,宛如躲进了“避风港”而无须承担侵权责任。避风港规则避免了网站承受过重的风险,其所确立的“通知与取下”程序有利于解决各类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对平台中存在的侵权责任承担过重的审查义务,但接到通知即取下有可能限制网络用户的行为自由,被一些别有用心的所谓“权利人”恶意利用,还有可能限制信息传播,各国在“通知”程序之外又构建了“反通知”。

  我国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失效)曾首次引入避风港规则的“通知与取下”程序,2009《侵权责任法》第一次在民法中确立了该制度,但当时仅规定了“通知”即“取下”而未规定“反通知”程序。《民法典》第1195条和1196条总结《侵权责任法》生效后的司法实践,引入了“反通知”程序。具体流程是:

  1.权利人发出侵权通知。根据第1195条第一款,面对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的侵权行为,权利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及权利人的真实身份信息。这个“避风港”就是“通知”,也就是说,网络用户虽然遭遇他人网上诽谤,但没有通知网站采取措施,网站可能会因此免除民事责任。“避风港”只是避免了网站过重的责任,但并不代表保护侵权行为,权利人仍可以用通知网站的方式申请网站对侵权行为采取相应措施。

  2.网络服务提供者转送与采取合理措施。权利人一旦发出合格通知,就触发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依据《民法典》第1195条第二款,网站在接到通知后,需要“及时”采取必要措施,不得拖延,并将采取措施的通知转达给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网站不及时采取措施,实际上是以消极不作为的方式纵容侵权行为,帮助继续侵害他人权益。网站因不及时采取措施造成损害的扩大,对扩大的部分,网站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3.网络用户的“反通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手机最快现场报码开奖结果设置反通知制度,就是赋予网络用户以抗辩的权利。根据《民法典》第1196条规定,网络用户接到转送的通知后,可以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交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声明应当包括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及网络用户的真实身份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声明后,应当将该声明转送发出通知的权利人,并告知其可以向有关部门投诉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网络服务提供者在转送声明到达权利人后的合理期限内,未收到权利人已经投诉或者提起诉讼通知的,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措施。

  当权利人不知道实施侵权的网络用户具体身份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应当如何处理?对此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条的成熟做法,当原告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涉嫌侵权的信息系网络用户发布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请求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人民法院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对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处罚等措施。换言之,权利人应当通过向法院提起诉讼来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给出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而不是要求私下提供,因为这涉及网络用户的隐私和个人信息权利保护。

  《民法典》引入了“反通知”程序,对于平衡权利人与网络用户之间的利益至关重要,权利人有权发出侵权通知,相对应的网络用户有权申辩。而“避风港”内的网络服务提供者需要尽到转送通知与反通知的义务,然后根据通知与反通知决定采取相应的屏蔽、断开链接、删除等措施或者终止采取以上措施。只要网络服务提供者尽到以上义务,即躲进了“避风港”,对于网络用户的侵权行为由其自行承担侵权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虽然网络世界纷繁复杂,各国都不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普遍审查义务,但并不意味着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完全躲进“避风港”,对信息数据的控制仍有一定的规律可循,比如屏蔽关键词、设置人工审核通道等。如果网上侵权行为在网络空间内已经明显得像“红旗飘飘”一样,我们便可以根据侵权事实发生的具体环境推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对侵权事实应当知晓并要求其承担采取必要措施制止侵权行为的义务,这就是“红旗规则”。

  “避风港”不等于“安全港”。对于明显的侵权行为,网站实际上有能力依据现有技术进行主动识别。因此,《民法典》在为网站设置“避风港”的同时,制定“红旗规则”,对网站施加最基本的审查义务。2009年《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三款规定了“红旗规则”,但须以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才能构成,《民法典》第1197条结合近十年我国台湾涉互联网技术和网站的案件,将“知道”明确规定为“明知”和“应知”。

  知道,意思是明知,比如网站故意关闭审核程序,纵容诽谤言论或侵权作品发布和传播。应当知道,须用一个一般的网站管理人的行为作为假设,综合衡量这个网站是否尽到了最基本的审核义务。比如,为了节省成本不设置审核程序,或大信息量的网站使用处理能力弱的审核程序,造成诽谤言论“漏”到网站上;再如,诽谤言论已经人尽皆知但唯独该网站不知道,造成诽谤谣言大肆传播。网站如果知道有用户在本网站发布诽谤他人的言论,却不采取必要措施阻止诽谤言论传播,或者网站应当知道诽谤言论而没有知悉,进而未能采取必要措施。可以考虑的因素包括: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以人工或者自动方式对侵权网络信息以推荐、排名、选择、编辑、整理、修改等方式作出处理;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具备的管理信息的能力,以及所提供服务的性质、方式及其引发侵权的可能性大小;该网络信息侵害人身权益的类型及明显程度;该网络信息的社会影响程度或者一定时间内的浏览量;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预防侵权措施的技术可能性及其是否采取了相应的合理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针对同一网络用户的重复侵权行为或者同一侵权信息采取了相应的合理措施;与本案相关的其他因素。在构成“明知”或“应知”时,网络服务提供者须与实施侵权的网络用户一同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权利人而言,肯定期望优先适用“红旗规则”,此时可仅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获赔可能性也高,但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或应当知道”证明起来颇为不易,如果证明不了则只能按照“避风港规则”,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仅就因其未采取合理措施而扩大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